叮咛

作者:五公司樊佩琼   发布时间:2020-07-13

“戴好口罩,注意安全!”这一句叮咛,是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儿子重复了两个月,而且是每天,不间断。一直想写篇文章记录一下,想法总大于行动,迟迟未动,夜深人静时,看着旁边这张熟睡的小脸儿,萌生记录之心。

2月初,大部分人都响应国家号召,在家做贡献时,因工作需要,我得去上班。得知第二天早上我要去上班,儿子依依不舍,不停问我:“妈妈,你可不可以不去,外面有病毒!”我说:“当然不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责任。”一双小眼睛盯着我,眼泪在眼眶打圈圈,即便知道不行,还是想尽力挽留。“非得明天去吗,晚几天行吗?”又一个要求提出来。“妈妈知道你是在担心我,可每个人都害怕外面有病毒,都不工作,呆在家里,行吗?外面马路上虽然没几个人,为了保证市民急需的出行需求,不是还有公交公司的叔叔阿姨们在坚守岗位吗?医院里的医生和病毒最近,太危险了,不治病人了,回家躲着安全,可以吗?警察叔叔们也都回家,让坏人随便危害社会,可以吗?咱门口超市工作人员全部回家,关闭超市,不管周围人能不能买菜,吃不吃得上米面油,可以吗?还有底下的小区物业管理人员,不测温,不限行,不检查,随便外来人进入,可以吗?”这一连串的问句问的儿子终于想通了,有时候,有些事儿,是必须做的,不因为他哭就能改变的。儿子从不闹人,一件事情出来,讲清楚道理,他总能想通。

晚上睡觉时,迟迟不见他进来,不知道在客厅忙什么?叫了好几遍,才迟迟进来,手里拿着我最近放在床边看的《丝绸之路新史》。当时觉得诧异,以他的兴趣和识字量他是根本不可能看这本书的,翻都不可能,怎么想着拿我的书? “咦,你拿我那本书干嘛?”随着他走进卧室的门,我问他。“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好奇,一本大红色的书。”他躲躲闪闪的回答。小孩儿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从他不敢直视我,我就知道肯定不是,但也不揭穿他。“哦,是吗?你被颜色吸引了。你知道那本书讲什么吗?”接着问他,让他对手里的书产生好奇。“不知道!”,他回答。“那本书讲的是从古代的西安到新疆爷爷住的地方(库尔勒)再穿过公鸡尾巴到古罗马(西方一个国家),这一路的故事。”言简意赅,一句话给他说完,西安他知道,新疆爷爷的地方他知道,“公鸡尾巴”代表新疆他也知道。

2017年暑假曾经开车带他从西安经青海过甘肃到新疆,来回跑了四五千公里。青海湖、茶卡盐湖、沙漠、柴达木盆地、茫茫戈壁、大风车、野骆驼、野牦牛,他都见过。从我给他灌的耳音中,也知道了唐朝时有个叫玄奘的和尚背着竹篓从西安走过了我们开车的这一路,从东往西,公路平坦,一路走来都这么辛苦,何况一千多年前连完整的路都没有时,玄奘法师为了一个信念从西安走到了印度,这一路的坎坷艰辛非常人能忍受,他真的是神,难怪吴承恩笔下要给他封神,这种意志和勇气值得每一个中国人敬仰。

等他把书又放回到我的枕边,我要翻开来看,他赶紧制止我,不让我翻,这么一制止我就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了。尊重他,不当着他的面翻。他躺我旁边睡了,我好奇的翻书,在我夹着书签的那页,写了一张纸条,用红色签字笔写的,大大的八个字“戴好口罩,注意安全!”那一刻,满心的感动,没有白疼的孩子,你对他一点一滴用心的照顾,他都记在心里,特殊时刻总冷不丁给你温暖一下子。夹回纸条,我亲了亲他,没睡熟,他给醒了,睡眼蒙松的叫了声“妈妈”。我给他说:“妈妈翻到那张纸条了,会戴好口罩,会注意安全的。”他不好意思的说:“怎么那么快就看到了,我还想着明天早上起床再提醒你看的。”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小心翼翼,生怕吵醒他,他还是醒了,叫住我,叮咛了那两句。我跟个小孩儿似的,说:“好的,我知道了!”想着,说一次就完了,未曾想,这一叮咛,就接近俩月,只要我出门,天天早上如此,睡得再迷糊,不用人叫,总会循着我的声音,给我叮咛这一句,才许我出房门。有时,我心疼他,早上应该是人睡得最香的时候,不忍破坏他的美梦,于是前一晚临睡会对他说:“戴好口罩,注意安全,妈妈记在心里了,你明早就好好睡吧,不用起来给我叮咛了。”他点头,然后到了早晨又继续。

有时在想,做为成人,我都未必能如此坚持做一件事情,何况八岁的他。那个八个字的份量真的很足,足以抵消怀孕之苦,生产之痛,养育之辛。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呵护一颗种子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生命因爱而传递。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