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器小镇之旅

作者:五公司任思瑶   发布时间:2019-03-27
    春节假期已过大半,初五晌午窝在家里,摆弄着表姐送的刻着猪宝宝的陶瓷小罐,转念一想还没有去过瓷器的制造地,于是就眼巴巴的想去趟听由已久的陈炉古镇。
    一家人收拾了片刻,便驱车出发,经过市区的繁华后,来到了新修的国道并一路前行,路旁的村庄一点点退后,小镇的安静与平和随之而来。车刚行至陈炉古镇的停车场,一场毫无征兆的大雨噼里啪啦下起了,地上立马开出一朵朵雨花。乘兴而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把推开车门,小跑着到游客服务中心旁边的店铺里看看陶瓷工艺品。那些美轮美奂的青瓷和黑瓷作品,尤其是镂空雕刻的工艺让我啧啧称奇。
   谁知一个店的工艺品还没欣赏完,雨就悄悄停了。于是,踩着湿漉漉的地面,开始了漫无目的的瞎逛。我没有去参观传说中著名的窑厂作坊,而是踩着古瓷残片的小路,走进雨后如水墨画般的美丽村庄,到处都见碗碗罐罐和恣意生长的绿植。连小狗见了人,都比别处的显得有礼貌,不朝着生人嚷嚷,而是自然的让道。路边的长椅上随处可见耄耋之年的老人,有的独坐,有些聚在一起聊天。
   因为走惯了平坦的水泥路,所以脚下凹凸不平的路既让人新奇又不得不小心翼翼,仔细观察路上的瓦片,发现有些残片是平放着摆出图形,有些则是竖起来,大致都是圆形或葫芦形里面套着花,看似随意,实在是一种简单朴素的美。整个景区像一个张开的蓝瓷大碗,我们重点逛的是北堡,在路上碰到一位健谈的老人,他介绍说古镇由四个堡组成,在同官时期曾建有二高,北关有一高,黄堡有三高,我断章取义,猜想可能是高中学校吧。聊到陶瓷如何选料,怎样烧制都信手拈来,这个老人说话时流露出的自信与自豪,让人觉得他完全可以做一名志愿者讲解员,为参观的游客讲古镇辉煌。他们就是陈炉古镇的活历史,也是陈炉景色的一部分。
   依着山势前行,见到民居门前空地开辟出一方小小的菜园,里面的时令蔬菜,像豆角、番茄、茄子各种品种一应俱全,长势喜人。有个叫后街的商店关门了,门前放着一排瓦罐里栽着辣椒,绿色的枝桠上开着白色的小花,估摸着用不了多久主人就能吃到爽口的线辣子,环保养眼,不失为一景。房子也是这儿一家,那儿一家,少了些整齐划一,多了些错落有致和柳暗花明之感。有些大门敞开着的,能瞧见庭院里散步的鸡,还有窗户上颜色暗淡的窗花。铁将军把门的,只能凭门口的月季花、水仙和搭起的丝瓜架,想象这家人的滋润小日子。
   有几家门口还挂着灯笼,一看牌子上简单的写着:玩泥巴。小外甥不走了,我们就在这户人家里开始了陶泥的制作,在男主人的指挥下,小外甥系上围裙,四指并拢,胳膊肘搭在腿上随心所欲的操纵着他手中的泥,细心的玩起来。我便同女主人攀谈起来,方知她家还经营着农家乐,推荐的特色菜是龙柏芽,主食是酸汤饸络。我还兴致勃勃地参观了他们的后厨,想象那口大铁锅做出了多少让人赞不绝口的美食呀!
   一圈转下来,陈炉古镇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位慵懒的闺阁少女,沉静的让人有说不出的舒服感,我只能借用张孝祥的词 “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来表达此刻的心境。对于从樊笼中出来的人来说,陈炉它是自由的和率真的,高高低低的瓦罐房,三三两两闲聊的人们,房前屋后躺着的猫狗,天上飘来飘去的云朵,就连农家乐的人都是慢悠悠的。现在我明白了这里的人为什么大多长寿了,因为恬淡的生活相伴千年的窑火,精美的瓷器相伴悠长的岁月。一间茅屋在陈炉,妙处难于君细说呀!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