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

作者:五公司樊佩琼   发布时间:2019-10-31

历来不喜欢热闹,怕人多,怕吵杂,如果可能还是尽可能想要安静,一杯茶,一本书,一个慵懒的下午时光,给金都不换。即便好静如此,一个周末清晨还是突发奇想,决定带儿子逛逛西安最知名的早市——西仓。

逛集市,对我来说不是个稀缺事儿。小时候逛太多,张家堡的老集市逛过,土门的老集市也逛过,甚至近点儿红庙坡的,远点儿咸阳的。有的集在周三、周六,有的集在周四、周日。为什么定那样的时间,我也说不清。凡是说不清的东西,都可以用约定俗成来解释。比如,洒金桥进去的西仓早市,就是一个集,每逢周四、周日,雷打不动。

很早之前都想着要带儿子去感受一下这个西安最热闹的集市,可想归想,一直没勇气付出行动,买什么东西都是超市,菜市场,特意为买东西挤个集市,没有过。总觉得不带他去感受一次,不算土生土长西安人,童年吗,总缺点儿有关集市的热闹劲儿。为了儿子生活的丰富多彩,也应该赶赶集,也应该去挤挤。再说了,还想就这个集,教他点儿东西。

躲开了阴雨天烦扰,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日,带儿子去西仓,赶十点到洒金桥,下公交到巷口,朝里一望,黑压压全是脑袋。先长吸一口气,有如拼命三娘般悲壮,这那是去赶集啊,简直是要挤进人堆儿“打仗”。手机,塞儿子的上衣大口袋里,拉好拉链,再有小偷,打死也不会想到我把手机转移到小孩儿口袋里,也给儿子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拉紧手,一刻都不能松,不准私自做主离开我去看这看那。也想好了,再稀奇的东西,不买,此行只是为给儿子开眼界,让他感受一下他平时感受不到的生活场景,看看稀奇就行了。用了迂回战,没敢从洒金桥这头儿直接扎进西仓早市的人堆里,先适应适应,往桥梓口那头走,从人不太多的庙后街进西仓南巷。迎面来,卖菜的、磨香油的、扯布的,儿子站在磨香油机跟前发愣,定定的盯着那台电动小磨子一点点把芝麻酱滴答出来滴满一个小瓶。

西仓南巷入口处还好点儿,我们往进走时,人并不太多,越往里进入西仓深处越觉得犹如两滴水陷入了人海深处,本想转半个来小时出来,一进入,哪由你?被人群裹挟着只得闷头往前走,想驻足后退,没门儿,后面催的声音一声连一声。好吧,既来之则安之,理顺心情往前走,愿意不愿意,都得往前走,于是,被人群“逼迫”着绕了一大圈,整个西仓都转到。最后还是转到南边寻一条小路,挤出来了。西仓之行两三天后于朋友圈中发了一段感叹的文字,内容如下。

周末,带孩儿终于去了一次西安大名鼎鼎的集市—西仓。再不喜欢拥挤,为了让儿子体验生活之不易,还是去了。卖啥的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那个市场卖不了的。个个摊主都跟打了鸡血似的,热情,亢奋,十八般武艺个个耍来,唯恐缭乱得不够激情,惹不来眼球,错过了生意。感觉,连七十岁卖搓澡巾的老太太在那地界里都活得像十八,一边儿戴着耳麦,一边儿吆喝着她的澡巾有多利活,毛巾有多不掉毛。卖裤子的,弹性一级棒,一米扯两米,钢刷,刷刷刷,看,不起毛球,不掉线;这边再看我家剪子,十块钱一把,不锈钢盘给你剪成花……

论生存,西仓里的个个摊主都是生活的强者。此行也告诉了儿子,学习还是一件最省力,最有回报,最有前途的事儿,靠谱,踏实。

最后说,论生活里的行为艺术,去西仓,管看够!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