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六月

作者:六公司孙国琦   发布时间:2019-06-28

时光匆匆,恰似变换中的光影,春天那曼妙的身姿尚不曾走远,时间转眼就已到了盛夏的六月。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速生杨的树叶在微风中发出阵阵啪啦啦有节奏的声响,如热烈的掌声,又似欢呼的人潮,是在欢迎我吗?不、那是在迎接和欢庆这北国丰收时刻的到来!阵阵的热浪扑面,那是季节的问候,更是收获的热情。麦田里收割机在轰鸣着奔跑着,庄稼人在垄畔上注视着微笑着。那是幸福的遐想,那是收获的满足。

离开了父辈们世世代代耕种的土地已经有些年头了,可每当我看到眼前这样的情景时,却感觉总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六月是曾经那田间地头里一声豆沙冰棍所带来的惊喜,是又热又喝时凉水盆里一瓶冰峰汽水一饮而尽时的满足,更是打麦场上麦草垛里小伙伴们不知疲倦久久的嬉戏。六月是麦场边树荫下老汉们有滋有味咂着旱烟锅聊年景的样子,是书写在整面墙上三夏大忙安全生产防火防盗防破坏工整的标语 ,也是拾穗者背上鼓鼓的蛇皮袋子和手里锋利的剪刀。六月是父辈们手里挥舞的镰刀和额头上如雨般不断滚落的汗珠,是小路上架子车和三轮车交错奔忙毫不停歇的景象,还是庄稼人那看着板柜里盛满粮食时踏实和舒畅的眼神。

故乡的六月啊,是那么的亲切难忘,却又是那么的朦胧辽远,那是现如今的孩子们永远都无法感受和体会到的生活经历,人生片段。如今的庄稼人已不用在烈日下挥洒着汗水舞动着镰刀了,也不用在整个的夏收里,时刻都关注着天气的变化来回的奔忙了,一切都变得是那么的轻松自然舒缓安详了,可唯一没变的却是这收获时如火的六月,和纯朴的庄稼人在丰收时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喜悦和欣慰,还有那刻满了岁月痕迹黝黑黝黑的面庞,和那双创造了希望的田野而变得粗糙和有力的大手。六月收藏了我童年的快乐,六月铭刻了我青春的磨砺,六月也留下了我余生里那不熄不灭融入骨髓般的怀念!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