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 到

作者:五公司雷静民   发布时间:2019-11-29

我是一名公交驾驶员,忙碌的工作有时都忘记了时间的记忆,直到哥姐们的相约才想起这周二是母亲的忌日,母亲在去年的这个周二带着不舍和对亲人的牵挂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作为一名公交人整天都心系着乘客及行车安全,以至于这么重要的日子都被我遗忘,是不是不孝呢?

这种事情在农村老家,子女是必须前往祭奠的。由于工作原因,好心的对班二话没说就和我倒了班,心想这下就可以回去看望母亲了。时间很快来到了周二,工作还是和平时一样紧张有序的忙碌着,距离下班时间越来越近,马上面临同母亲的“团聚”心情是特别的好。当我正常行驶快到韦曲南站时,车厢里突然“咚”的一声,我心跳急速加剧,立即靠边停车查看声音来源,当我回过身的时候吓了一跳,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直挺挺的躺在车厢里,我赶忙跑过去察看,只见该男子眼睛紧闭、口吐白沫、脸色铁青,旁边围观的一名乘客喊了一声“应该是癫痫发作了”,我试了一下该男子的呼吸,已经基本上没有呼吸的感觉了,顾不得满嘴白沫的恶心,掐着他的人中,这时还有一名年轻女孩说她是正在学医护的学生,积极的在给这名男子做心肺复苏按压,在不断掐人中的时候,我鼓动其他乘客赶紧拨打120电话进行求助,没过几分钟该男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但是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搐,此时已基本确定该男子没有生命危险,加上120救护车还没有来,想着前面一站多路就是长安申店医院,与其等待还不如尽早就医,同车上的乘客商议后,就以最快的时间将车开到医院门口,我飞速下车跑进医院,叫来医护人员,在她们的帮助下,该男子没一会就清醒过来,这下我才有时间打电话给车队汇报此事,因该男子已经清醒,所以我和车队沟通后就没有报警,只是通知了病人家属,在等来病人家属给他们进行交待后,我才驾驶车辆离开,此时已经是下午2:20。

回到家媳妇还问我是不是忘了今天回老家看母亲,我说没忘就没有再说下去。等我们赶到时,全家人都在等着我们,当地风俗祭奠尽量在下午两点前举行仪式,而今天因为我的原因,耽搁了最佳时间,相信母亲会原谅我的,因为母亲一直都是慈祥和蔼呵护着我们的一生。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