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味

作者:六公司秦柯南   发布时间:2019-06-20

他是沈从文的侄子,弘一法师徒弟,金庸、梁羽生同事,钱钟书、黄霑的忘年交……

12岁做童工搬砖,70岁一幅画价值百万,80岁登上时尚杂志,95岁抽烟爆粗开玛莎拉蒂。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他的一生不负风花雪月真切的体现了人生至味。

少年时,他经过泉州一间破庙,上树摘玉兰花,哪知破庙主人是著名的弘一法师。“后生,你下来,别摘花。”“老子就不下,天天来摘”“你可知老衲是谁?”“管你是谁”为了保住玉兰花,法师索性教他书法。

法师圆寂此时他刚满19岁,木刻书法唱歌吹小号样样精通,也遇到了一生挚爱,为此他还创作一幅《爱了把我怎么样》画作。在我看来这是那个年代罕有的赤裸和坦荡,轰轰烈烈不负卿情。
建国后,他于中央美院教书,一放假就拿着双筒猎枪,牵着狗上山打猎,完了回家给太太加菜,吹个号拉手风琴。就连同事也说他“美院怪人本来就多,论骚谁都比不上你”可见一板一眼、教书育人的“老师”也没把这位怪才框住,照样风风火火,潇洒度日。

他让人眼前一亮的远不止这些。文革时期,美院搞运动,大多同事都谨小慎微他倒好请假在家给太太写情诗,更有甚者两人还跑到颐和园搭帐篷野营。东窗事发他被关进暗无天日的“牛棚”死性不改在墙上画个大窗户,窗外开满了花。因此被拉去批斗被用皮带鞭打,也不求饶,打到人家累了他就回家去。回去早已血肉模糊,太太看到不忍,他说:“因为你世间流传我和孩子们的幸福生活”何其深情又乐观。

后来他也因高龄考驾照而被质问,他说自己才不是什么老人家;因为卖画不讲价被人说掉钱眼里,后来才知道他的画款全数捐赠;给太太写了本情书集,自嘲道“因为太肉麻没有出版社院愿意出版”;还跟太太在家商议如何处理自己的骨灰,让朋友拿回去包饺子。

他是黄永玉,一个国家级宝藏画家;一个当世界无情我多情,当世界多情我欢喜;一个无论人生是咸是淡,是苦是甜都活出自我真味的人。

人生活法千万种,纳兰信德是“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或者王国维的“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作连江点点萍”不难看出都有宛若浮萍,身不由己的无奈哀怨。可我确实喜欢像李白这样“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自我放逐,畅快淋漓。就像黄老先生一下悲也欢喜,乐亦欢喜。人间有味在我看来最动人的是活出自己,认真对待明天的快意之味。不做浮萍、不摇摆不定、简简单单享受属于你的灿烂人生是真正的有味!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