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观后感

作者:保修公司刘婧   发布时间:2020-09-04

电影《八百》讲述了1937年淞沪会战末期,国民党革命军第88师524团留守上海四行仓库,孤军奋战4天4夜,造就了罕见的被围观的战争。为壮声势,四百人对外号称八百人,这才有了“八百壮士”之说。

一河两岸,一边是租界,一边是战场,一边是天堂,一边是地狱。南岸歌舞升平、北岸涂炭生灵。四行仓库是他们的最后阵地、也是墓地,杜淳扮演的谢晋元,身为团长,他身上的担子是最重的,每牺牲一个战士都让人心疼。四百人对战30万日军,对谢晋元来说却是生与死的较量,地狱和天堂也就这样被残忍的被划分。影片中,日本人想尽一切办法,对付四行仓库中的壮士们,他们调来了挖掘机、开始攻击最薄弱的西墙,战士们对西墙的防御是远远不够的,下面的日本人抵着钢板,在危急关头,郑凯扮演的陈树生抱着炸药跳楼爆破,战士们一个接着一个跳下楼去,炸开的不仅有废墟,还有血肉……

片中,匪气十足的赌场马仔“刀子”身上呈现片中众生相一角,当他面对四行仓库战士们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誓守阵地,一次次顽强抵抗疯狂攻击,一次次的舍生壮举,让这个出身卑微的江湖草莽深受触动,觉醒骨子里顽强不屈的意志。当青帮号召同胞为困守仓库的八百壮士送电话线时,刀子毅然自发请愿,接受了这个注定会牺牲的任务,最终让四行仓库这座“孤岛”成功与外界取得联系。

10月28日夜间,杨惠敏将一面12尺长的中华民国国旗裹在身上所穿着的童子军服底下,冒着战火危险,自公共租界出发成功泳渡苏州河,将国旗送至四行仓库,国旗隔天在四行仓库屋顶升起,大大地鼓舞振奋了守军士气与隔岸观战的民众。正是这一面旗,刺激了敌人的神经,愤怒的发起进攻,甚至出动了战斗机,就是想要摧毁这面旗帜,我们的战士拼死守护,在敌机的攻击下,一次又一次的将这面精神之旗矗立在所有人的心中,他们将旗杆围在中间,为的就是将这一面不倒的旗子像火种一样深深的埋在对岸中国人民的心中。

观影结束后,我脑海中不停回荡着片中的那场皮影戏,戏中骑白马持长枪的赵子龙……以及《八百》战士们留下的家书:“诸子长大成人,仍以当军人,为国尽忠为宜,让我子孙后代,再不受此屈辱。”封封催人泪下!

江南又起江北雨、一片焦土泪血凝,浊酒一壶梦为冷、了此残生再出征,战士沙场君莫怕……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