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本愚生 花下悟然

作者:五公司方寸   发布时间:2020-03-27

她于深夜到来,面无表情少言寡语,不漏半点悲喜,似一块木头。我则满面堆笑花言巧语,献出万分殷勤,兴奋的像孩子。

是沉默让周围空气变得冷静,看着她的眼,我选择开口:“没有一个春天,你只有七天,在七个日夜中你会开放到极致,然后在一夜之间凋零,凋零的那一夜让我陪你”。

她叹了口气,却问道:“你最怕什么?”

我抬头看着她思索了一会儿:“最怕像现在这样庸碌的过完一生,怕死的没价值,怕怀揣遗憾老去”。我反问:“那你最怕什么”?她没有答话,转身离开了。空旷的院子里只剩了我一个人,再也寻不见粉白的身影,当孤寂占领身躯时,我才意识到梦醒了。

我当然知道一切都是注定,就像梦里说的,一周后她的花瓣就会铺满院墙内外,叶和枝也会在之后的日子里化为尘土。她太脆弱了,脆弱的让我不忍欺骗也不忍直视。

一周后,我想让残红入土为安,所以在有阳光的下午翻动了樱树下的泥土。未被碾碎的土块躺在地上,压不住闰土中少许粉红。绚烂但极致的生命终究还是落了下来。起风了,宿命中这樱花应当逝去,只是,记忆中好美……那晚她凌风而来,若雪,若云,又若粉霞;她散着头发,似酒,似诗,又似清茶;她流落凡尘,是梦,是景,是惊动了一生的年华。此时她的一举一动都是禅诗。

之后多年,我再没有见过如此的樱了。她是高贵的花,高贵到不屑于留恋春天,她是沉默的王,卧薪尝胆还是韬光养晦都无所谓,自出生那日起就是为了君临。她是古战场上的名将,活着就尽情过着轰轰烈烈的人生。直到战死沙场,这才放下长刀。在三百多天的沉睡中醒来,只为七个日夜的繁华,是的,在最后一夜,更是惊动了天下,睥睨了众花。让所有被人赋予道德品质的植物都羞愧,让这个季节所有的鲜艳都黯然失色。

当我再一次站在她的面前,干枯的树干,苍老的容颜,高贵的沉默,还有不带一丝苟且的尽情绽放。也许是匆匆回顾间,也许这花落了一整年。夜风抚下樱树剩余的颜色,卷入我翻过的泥土里,告诉我生命本该如此。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