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

作者:总司王培焱   发布时间:2019-05-29

说起我的青春,我觉得没什么特别之处,就跟大多数人一样,欢笑、喜悦、彷徨、忧伤。我们都走过了该走的路,品尝了该品尝的味道。

我出生在中午,一个有点矛盾的时间,为什么这么说呢,一个朋友对我说:“小胖,你出生在一天的正中间,所以在你出生之前已经经历了十二小时沧桑的洗礼,同命运抗争过几个回合,而且不落下风。可是你也出生在另一个十二小时的开始,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发生,所以你像个纯粹的白坯,干净纯洁,可是太容易破碎,太容易受到伤害,注定常常感到不知所措,常常会彷徨忧伤。”

记得当时我一直在笑,因为我看到他一脸严肃说的有板有眼的样子,绝对适合做一个江湖术士,没准生意还不错呢。

我出生在10月30日,常有人说,天蝎座是十二星座当中最多愁善感的星座(我自己也这么认为)。母亲告诉我在我出生的那天晚上,夜空比以往都要明朗绚丽,满天的繁星格外璀璨。我想,如果当时能睁开眼睛的话,一定会看见天蝎座那道明亮耀眼的光辉。

QQ图片20190529170202.jpg

上初中那会儿,一位好友曾寄给我一个天蝎座的陶塑装饰,可惜后来不小心碰掉了一块儿,我用强力胶小心翼翼的粘好后,放在了我书柜最上面那一层,塑像是一个长着蝎子尾巴的卡通小猫,咧着嘴抬着头,样子可爱做工精细,底座上有一行字:我想每天晚上都有人和你说晚安。

白天的时候,我是个明朗阳光的孩子。就像大多数朋友都认为我是一个没有忧伤没有心事的少年,总把自己心中的秘密讲给所有人听,一张胖乎乎的小脸总是挂着纯真无邪的微笑,似乎从来没有过烦恼和悲伤。不过他们看到的是我明朗的一面,当然我也希望自己明朗的一面被人看到,毕竟快乐是可以与人共享的,就如一块美味的生日蛋糕。而忧伤则如一坛苦酒,只能自己一个人品尝。

青春时期的忧伤,是嵌在我心里的一股不可名状的灼热,不可言说,如果说出来就不叫忧伤了。有时候我试图告诉身边的人,我内心的彷徨和忧伤,想把内心所有积攒的压抑全部抖出来,一个也不剩。可往往是张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讲,最后只有摇摇头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一句“算了,你不会明白的”,作为收场。

渐渐地,我喜欢上了黑夜中的万家灯火,看着那一盏盏明亮的灯光、总能带给我温暖踏实的感觉,让我一时间忘却了夜的凄凉。可是我又害怕黑暗中破空而来的车灯,我怕的用手挡住眼睛,久久不敢睁开。当时的我是那么的弱小、那么的无助。感觉黑暗逐渐从皮肤渗透进来,一点一点渗透到全身,直到填满每根骨头的裂缝,直到落进所有的血液,将我完全吞噬。

晚上的我格外的安静,总是将房间里的窗帘拉开,透过高大的玻璃窗看外面寂寞的夜空,一直以来我总是认为夜空是世界上最寂寞的东西,它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没有人可以听到它的倾诉,也没有人可以对它倾诉,它就那么一言不发地站着,偶然打雷,下雨,闹脾气。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看着夜空,傻傻的看着,一动不动。我也习惯坐在地板上发呆,手上拿着倒满水的杯子,喝水时听见喉咙里发出寂寞的声音。任电脑屏幕一直亮着直到变成屏保模式。

有时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听窗外喧哗的雨声,空气中有大把大把的水分子的味道以及从泥土中扬起来的朴素的香味,觉得自己像是在一艘小船上,看着地面汇集的水流,就像时光一样静静流淌没有声音。有时候去客厅看鱼,看它们安静得像一匹华丽的丝缎,天冷的时候鱼缸外凝结一颗一颗的水滴,越凝越大,然后沿着紊乱的轨迹下滑。那时固执的相信那是鱼的眼泪。

我喜欢白天明媚的风,在风中可以听到花开的声音。小时候喜欢到公园里的山上玩,看漫山遍野开满鹅黄色的雏菊,闻那带着花香的清风,过了会儿,那些明亮鲜艳的黄色就蔓延到了风里,被带到很高很高的苍穹。长大以后依然喜欢风,风的触感,风的味道,以及风的灵性和自由。

长大了以后不在习惯往山上跑,而且这个城市在一点一点地变成水泥森林的时候,公园里那座低矮的土丘——抱歉我真的不能称之为山,再难以给我大自然朴实的感动和当年那馥郁的芬芳。我家楼顶上长着一大片蒲公英,也许是很久以前风带来的一粒种子,然后就在那里一代一代的繁衍生息,最终长成白茸茸一片。有时看到一朵白色的蒲公英飘落在我的窗台上时,总是希望它能在上面多停留一会儿,淡雅轻盈的小精灵一副寂寞但是心安理得的样子,于是开始觉得蒲公英的生活是一种大境界——对自己寂寞的漂泊无怨无悔,对远方充满了无限的乐观与期待。

或许“无怨”我可以勉强做到,但“无悔”的状态注定离我很远。当暮色四合,四面八方涌动着黑色的风,我静坐在书桌上,悔意每每萦绕笔端,写下的字眼也散发着淡淡的忧伤。面对窗外一大片沉默的黑色,曾经那些美好与悲伤的往事在眼前一次次划过,一次次冲刷着我那颗敏感易碎的心。

夜晚的时候我的状态通常很平静,可这并不代表我就很安分。晚上我的思绪有时候会汹涌得很厉害,像是月光下黑色的大海,表面上看波澜不惊,水面以下则暗流交错。我总是做着各种各样的梦,从小就是。很多时候我会挣扎着从梦中醒过来,然后坐在浓重的夜色中喘着气,好一会儿才能平静下来。但我很少被梦中的东西纠缠,也记不清梦里发生的事,斑驳的梦魇像清水一样流过我的身体,不留一丝痕迹。

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这句话我一直都很喜欢。没有欢笑的青春不完整,没有眼泪的青春更是一种残缺。既然注定了要笑,要大声的哭泣,那就让它来吧,我不会逃避。站在岸边,看着组成我整个青春的一个个零散的日日夜夜,像流水一样从眼前以恒定的速度不可挽回的流走。我在河的对岸观望我的青春,看的平静又伤感。

我很感谢上苍给我敏锐的指尖,让我可以用文字沉淀下哪怕一丝一毫的感动。一个天蝎座的孩子站在旷野之上,站在巨大的蓝色苍穹之下,仰望他圣洁的理想,他张开双手闭着眼睛,感受风从他身体两侧穿过时带来的微微摇晃的感觉。他像这片旷野一样,撇开了自己充满疼痛与快乐的成长,朝着远方奔去。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