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的萧瑟

作者:五公司方寸   发布时间:2020-11-11

我是一个特别怀旧的人,哪怕是换一个新手机,也时常会给旧手机充满电,似乎想待着故友的电话打来。

秋天,离别的季节。风于这时节到来,会用她那萧瑟去稀释你无处安放的回忆与悲伤。就像一个陪你长大的朋友,她的到来,就远胜过一切宽慰与鼓励。我一直在想,明明她是暖色调,为何总把自己伪装地那么萧条。

开着车,与我本该要去的地方背道而驰,可终究没有开出很远,就被拽回到本该去的地方,我安慰自己,本在秋天里,又怎么能找到秋天呢,或者说,人渐渐长大,但还在留恋往昔的秋天?

日头未尽时,我结束一天忙碌,将车停在楼下,打开家门,把刚买的苹果放下,奶奶在吃虾,母亲在吃肉,她系着围裙盛饭,听母亲说谁家长短。今后我们会一起做饭洗衣,生儿育女,再养一只叫“十一”的猫吧?一切都是那么安好,如此和睦。

突然柜子里的旧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不属于这个季节的声音:“在康南,茶马古道边,为我煮茗的女子,她种植着阳坝的毛尖……”。

“够了!”我愤怒的让他闭嘴,阻止电话那头的人再念叨那首恶心的破诗。他却还自顾自的说道:“听说那个女人买了一张火车票就上路了,也许她会坐上十几个小时的硬座,走到精疲力尽,去一座新的城市。对了,临走之前她去偷偷看了你一眼,其实你也远远发现她了,但没敢相认,因为你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女人了……”。

晚上跟几个朋友喝酒,女友打电话来说让我少喝点,我对周围朋友说我要结婚了,他们哈哈大笑,你别开玩笑了。我把扩音打开,对她说:“你听清没有”。我大声的又重复了一遍:“我们的婚期定了”。朋友愣了一下,然后举杯说:“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向世俗妥协了”。我笑了笑:“没妥协,因为我爱她”。我有听到电话那头的啜泣,那是激动到无以复加的泪水。

清晨我换了第一次见面时的衣服,梳了头,买了一张硬座票,我要结婚了,结婚前准备去了一次她所在的城市,也远远的看了她一眼。

我写这个故事,就是为了让一个人再次相信爱情。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