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随笔

作者:总司王培焱   发布时间:2019-03-28

我的办公室是一间在普通不过的房间,跟其他同事的办公室比起来一点儿也不起眼,不但没有过人之处,似乎还显得有些寒酸。空间不大的室内有四张带格挡的办公桌,其中两张闲置了很久,一座六开门的铁皮柜子,一台饮水机。能叫的出口的几个大件就是这些了。

就我个人的感觉:办公桌算是最难伺候的主儿,不仅款式老旧,而且时不时就会发出几声呻吟或者抱怨,刺耳又令人生厌。几块儿塑料格挡也在勉强支撑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落,键盘抽屉总是在和我对着干,不是螺丝脱落就是轨道卡住。总之是没有让我省心过。办公的同时还要和它作斗争,真是让人哭笑不得。靠墙的柜子还算比较老实本分,几处碰撞过的伤疤和几处凹陷,彰显出它的忠诚和资历,虽说其貌不扬但却经久耐用,里面存放着一些专业书籍和其他杂物,可能是空气不流通的缘故,每当打开柜门总能隐约闻见一丝发霉的气味。饮水机相对而言还算让人满意,兢兢业业为我和同事提供免费而优质的服务,至今还没有耍过性子。半封闭的办公桌格局和我的性格有几分相似之处,喜欢被格挡包围的感觉,每当坐在里面就会让我心安。

办公室的光线还算不错,同事为了照顾我,特意把靠窗的位子让给了我,为了让房间更敞亮,淡黄色的窗帘几乎是个摆设,这样也好,用的少也就脏的慢。同事老张是个文化人,不拘言笑说话轻声细语且不卑不亢,不修边幅的穿着打扮,一手好字行云流水,引经据典更是张嘴就来,金丝眼镜底下一双小眼睛透着深厚的文学功底。空闲之余经常给我讲一些学问传授一些经验。但老张也是个资深烟民,天花板和墙壁被他的烟熏的泛了黄,由于我在家经常闻父亲烟的缘故,早已经对二手烟习以为常。有时抬头看看,这幅杰作还挺有意思,老张头顶上方的颜色更重一些,以此为中心四散开来,老张有时开玩笑的说:办公室留下了他的烙印。乏善可陈的办公室是有些过于单调,每天进进出出也看习惯了,毕竟自己感觉舒服自在才是最重要的,我和老张还算是比较勤快细心,卫生一直保持的不错,面子上的地方没有一点灰尘,资料工具摆放的整整齐齐,地砖能倒映出人影,虽说没有什么特色但给人的感觉却整洁清爽。我觉得这就够了。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