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作者:五公司屈源华   发布时间:2021-08-12

永徽元年,大将侯君集,灭高昌建立安西都护府,从此安西回归华夏.开元三年,大唐安西军击败吐蕃、大食联军,夺得拔汉那。开元五年,突骑施与大食联军进攻安西四镇,被安西军再次击败。开元六年,阿拉伯世界仍执着于向中亚扩张,准备侵入大唐领土,被已彻底臣服大唐的突骑施与安西军包围击败。至开元十二年,安西军再次击败大食,使康、石诸国复归于唐,大唐安西铁军战无不胜,威震西域,此战过后折使阿拉伯人再不敢东进。

唐天宝十四年隆冬,三镇节度使安禄山起兵做乱,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次年夏月,叛军兵峰直逼长安,玄宗仓促离京。七月,肃宗于灵武即位,着手平叛。至宝应二年春,以史朝义自缢宣告结束了这场“安史之乱”。但这场发生在大唐全盛时期的动荡,几乎将大唐国运腰斩,让其从巅峰滑落。

当安史之乱发生时,安西军精锐被尽数调回中原平叛,只留下万余士兵镇守边陲。大历元年,吐蕃趁大唐无暇顾及边疆之际攻占河西走廊,切断西域同大唐的联系,使安西孤悬西域。

两年后,安西军使者突破重围,长途跋涉到达长安,当所有人都以为西域早已沦陷时,使者却告之,安西将士依旧在苦苦坚守,为国尽忠!满朝文武皆怅然落泪。然而,大唐却没有能力派出哪怕一个援军。

至贞元三年,安西北庭都护府遭吐蕃攻袭,大都护李元忠竭力死战,没于阵中,北庭都护府七千唐军全部战死。自此西域只剩下安西都护府苦苦支撑。两年前,安西军曾再派使者借道回纥,长途跋涉来到长安,德宗震惊不已却也无能为力,安史之乱后,大唐国力大减,再也无力支援西域。只能口述一道封赏:“所有官兵将帅,连升七级”。可安西将士自然也无法享受这份殊荣,留给他们,只有等不到援军的浴血奋战。

元和三年,此时,距安史之乱已过去42年,安西四镇只剩下最后一城——龟兹。可谓“万里一孤城,尽是白发兵。生是汉家人,死亦大唐兵”。曾威震西域的安西铁军所剩无几,当年挽强驰马,陷阵冲杀的青年已不复当年之勇,在无数次战斗中活下来的人,大多年过古稀。此时这些将一生都献给西域的勇士们,唯一的愿望,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再看一眼长安。

城外是满天黄沙,和望不到尽头的胡骑,孤城中他们穿上明光铠甲,被岁月侵蚀的双手紧握陌刀,苍老的脸庞上没有一丝惧怕。

“则我身在便是唐!”

这一日,他们东望长安,狂风为咽,黄沙作证,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安西最后一任大都护郭昕慨然拔刀,震天的喊杀声里,一群须发皆白的将士,与入侵的吐蕃军殊死肉搏,直至被敌军淹没,全军战至最后一息,尽皆壮烈殉国。

自此之后,安西军最后的坚守,消失在了大漠里,当风沙散去,再见西域已是千年。

1949年新疆和平解放,时隔千年,这片土地,我们替你们守望。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