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亦如白开水

作者:保修公司毛东波   发布时间:2020-09-04

前些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一时风靡全网,也许是从未有过离家闯荡的经历,也许是年龄愈大愈趋于稳定,但心里还是对外出闯荡有着不大的波澜,直到近期看了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让我有了不一样的观点。

书里有这么一段话我甚是喜欢,“二十多岁的年龄真的是非常微妙,在理想与现实的分叉口苦苦挣扎,既希望呆在象牙塔里温暖无忧,又希望走出去独当一面,即使一身泥泞,也在所不惜”。

我们常常陷入一种自我的矛盾,故事的主人公知寿也一样,她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不想上大学。于是想走出去,去离家很远的东京,看看世界,过上了“飞特族”的生活。

那时候的日本,非常流行这样的生活,日本官方对“飞特族”的定义是:年龄在15至34岁之间,没有固定职业、从事非全日临时性工作的年轻人。爱做就做,爱玩就玩,自由自在,不用老是要看老板脸色,如果有这样一种工作那该多惬意。恐怕就是在今天也是很多年轻人向往的生活状态。

这本书也一直是懒懒淡淡的叙述,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情节和一个故事该有的起承转合,但是看着很舒服,冬天的阳光般暖暖的照在身上一样。

知寿的日子平淡之极,就像她住的老屋前的列车,天天年年的来了又走了,一如既往的行驶在属于自己轨道上。她在车站打工,寄宿在一个不熟悉的独身亲戚知子家,短短三季的寄宿生活里,她们从彼此身上都吸取了某种能量。她们都是与世界格格不入的人,一直努力和这个世界相处。

当知寿看到蕾丝手帕、她并不觉得美,联想到什么美好的事物,而是直接联想到盖在死者脸上的白布,这也从侧面就能感觉到她的内心阴郁和孤独,对死亡充满好奇。

当她和男友不咸不淡的偶尔谈论死亡时,她的孤独就会浮现出来,因为不是每一个年轻人都会对人生的漫长有所预知,会想的那么多,但她会,她对生活太敏感,身边的人会对她影响非常大,她会从老年的吟子和中年母亲那里看到人生的每一个时段所不可逃脱的丧。

三代女子的浮光掠影,是最自然的生活本相,是最直观的人生,没有任何粉饰、呈现在温和如水流般顺畅的一段段文字中,温柔一刀,有时候真的会直击痛点。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生来就是一个人长大,独自面对人生中的梦想和爱,纠葛与无奈、不管是17岁、25岁、40岁还是70岁,也不管这世界到底是五颜六色还是黑白灰,世界也就这一个,杂烩着各色人事,无处可逃。
书中普普通通的几个人,各有各的烦恼,每个人对待生活的态度都不一样,她们与自己相处,春夏秋冬,生老病死,时光流逝,就平淡的活着,生活着而已。

作者青山七惠在答记者问时说,“一个人的好天气”这个书名是绞尽脑汁憋出来的,她先想到的是“一个人”这个关键词,虽然一个人就会引来孤独、空虚、害怕、甚至年纪轻轻也会想死想活,但她非得想出一个积极的词跟在“一个人”后面。那就是,好天气。

没错,生活就是一杯白开水,平淡而直白,但是你可以选择用什么样的杯子,喝出属于你自己的味道。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