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小家坚守岗抗击疫情 公交党员义不容辞向前冲

作者:六公司贺雪   发布时间:2020-02-06

年轻的女党员请缨奋战一线  最怕孩子哭着要妈妈

1月31日6点多,108路的调度员郭徽正蹑手蹑脚的在黑暗的房间中摸索,准备出门上班,突然她听到儿子叫她,得不到回应,两岁半的儿子便哭了,并且一直哭着叫着妈妈。“我心都碎了,我都不想去上班了。”她说,但是一转身直接把门关了,没有半点犹豫就走了。等电梯的时候,孩子的哭声依旧,她的眼框瞬间湿了。

按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要求,防止交叉感染,公交线路大幅度缩减了运力,调度员的工作量锐减,作为公交六公司九车队最年轻的党员、调度员,她主动请缨要求去一线服务。她说自己可以一边跟车为乘客登记信息、测量体温,同时还可以兼雇调度员的挂班、生产指挥等工作。

1月29日,她作为第一批跟车人员,开始了上车检查乘客戴口罩、为乘客量体温,登记身份信息这项重要的工作。“半天下来,会接触大概60到100人,其中会遇见3到5个人不配合工作,基本上都是不带证件的。”在进行劝说无果的情况下,他们会将车靠边停靠,让不符合条件的乘客下车。上午跟车工作完成后,她会回到调度室,做好第二天的挂班、生产安排再下班。

回到家中,她会先洗澡,进行消毒,然后才去陪孩子。上班期间,她都会住在娘家,这样才能放心去上班。休假的时候,她才会带着孩子回到自己家。

“在家也是我一个人带孩子,我丈夫是铁路的,几乎天天都在上班。”郭徽的丈夫是一名火车修理员,在临潼区新丰镇工作,一天白班,一天夜班,休假和她一样也是轮休。就是说,工作和照顾孩子,都是她一个人。在问及为什么选择去一线时,她说:“她说国家有难,我是党员,这是应该的。”


党员必须冲在最前面 公交驾驶员三天没回家

1月31日,早上凌晨五点,261路驾驶员王粟从出租房来到公交六公司西区开启“疫情期间”特殊的非驾驶工作。“我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回家了,虽然有点想孩子。”王粟说。今年28岁的他在一个月前刚刚升级当爹,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疫情爆发以来,他仅在大年初一,女儿满月那天休了一天假,其余假期他统统放弃。王粟是一名退伍军人、中共党员,他认为党员要勇于担当,无私奉献,尤其是在危急关头,更要肩负起公交窗口行业的职责和使命。
王粟家在临潼,因为身兼路长,经常协助车队工作,专门在厂区附近租了房子以备不时之需。“一般也就一天不回,现在是经常两三天回一次家。”他解释道。

每天凌晨5点,他会赶在同事们上班前来到厂区,开启一天的车辆消毒和驾驶员防护工作。每一辆车,每一个角落,他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我要亲眼看见每一个人,体温正常,带上口罩,做好防护,才能放心。”他说,“这份工作不难,可这项任务很重,不能有一分一毫的松懈。”

如果不忙,每天下班的时间基本上就是最晚一班车发车的时间;要是忙起来,他可能彻夜不睡。1月29日,西安公交实行了“疫情期间”新的营运方案,他配合车队队干连夜安排班次、安排车辆安保人员等各项工作。近日,为了保证各项工作的有效实施,他经常和同事们加班加点,饿了就吃泡面充饥,想娃了也不能回。

“我的家人都很理解,也支持我,这是我坚强的后盾。”他说,每天忙完了,看看妻子发来的孩子视频,就满足了。

身为党员,身为复转军人,身为路长,他觉得他必须冲在最前面,而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在他的带动下,六公司五车队所有党员都承诺发挥党员先锋作用,坚守公交服务一线,共同赢得这场“战役”的最终胜利。让他更感动的是,很多普通职工也纷纷找来,告诉他有需要,尽管说,义不容辞。



访问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