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心”

作者:五公司樊佩琼   发布时间:2019-09-27

“谢谢啊,祝你生活愉快。”小区管垃圾桶的老叔对倒垃圾的我如是说。心头忽然一酸,谢我什么?谢我把厨余垃圾倒到绿桶,谢我把洒出来的南瓜皮再捡回去扔到桶里,谢我把倒完厨余垃圾的塑料袋扔到其他垃圾的桶里?不管谢我什么,我都承受不起。

垃圾分类实行快一个月了。小小的垃圾桶鉴别了人心。没有实行垃圾分类时,楼下摆了四个颜色一致的垃圾桶,不管什么垃圾,整理出来,那个桶空扔那个。对于垃圾分类,最早给我印象的是我一个朋友。所有她不要的旧衣服,洗晒干净,用干净的袋子装好,放在小区垃圾桶旁边。看有没有拾荒的人需要,需要了就可以拿走。再一个是我的婆婆,吃完饭,收拾碗筷,我见她把碗底碟底集中起来,把残羹剩炙中的汤顺下水道篦走。当时很惊奇她的做法,既是不要的东西,直接倒掉就完了,何苦多此一举?她说,汤汤水水的扔到垃圾桶里,收垃圾的人会很麻烦啊,脏的,臭的,洒洒流流弄得哪儿都是,给搞卫生的人也找麻烦呢,咱顺手的事儿,不能那样。当时听到,就直接给我心头一激。小时候在农村,村东头有个巨大的深坑,城里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一车车往过拉着倒。村里条件不好的老人、孩子有时会提着筐去捡破烂,纸壳瓶子,破铜烂铁,翻捡一天,卖了破烂换点钱。每每想到他们,想到那一双双磨起茧子的手,我总是谨慎的处理。谁知道,我扔出的东西,最后会不会一层层又拉到哪个偏僻农村旁的大土沟里倒掉,或者,有拾荒的人去巨大的垃圾站去翻捡。

九月份实行垃圾分类后,小区的垃圾桶被统一集中到大门口,主要是绿、灰两色。小区物业派了两个上年龄的老叔分白班晚班轮番守在垃圾桶旁,协助居民进行垃圾分类。有几回回来得晚,都十一点了,看到我经常打招呼的老叔,拿个凳子坐在垃圾桶旁,他腿脚不好,走路有点跛。问他,这么晚了,为啥还要守到这儿?他说,几点都有人扔垃圾,他的班是从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整整十二个小时。入秋的夜晚,夜深,有了寒凉,不敢想象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在垃圾桶旁一坐一晚会多么难熬,除了叮嘱他天凉了,多加点衣服,注意保暖,我也很无奈。如果,每个人素质都高点儿,按规定做事,何苦让这么一个年迈的老人苦熬一晚上?我问他,叔,能去歇会儿吗?他说,那敢离开啊,上个厕所,一会儿的功夫,垃圾桶里都乱扔,他又挨个儿捡,挨个儿分。

八月十五,吃完团圆饭,回到小区快十一点,天,哗哗哗的下着雨。老叔呆呆的坐在垃圾桶旁的房檐底下,灰暗的灯光下,远远看着他,心头一酸,眼眶止不住湿润。迅速的回家,放了东西,把家里的月饼礼盒打开,拿了四块月饼,伞也不带,下楼给老叔送月饼,非此不能表达我的心情,一种替无知者赎罪的心情,一种满怀感恩崇敬的心情。对老叔说了中秋快乐,心里能稍微安慰些。

垃圾分类,分的是垃圾,鉴别的是人心。涸泽而渔,对于资源的过度开采浪费,对于环境的肆意破坏,留什么,都比不上一个优美宜人的环境重要。再别投机取巧了,也别任性而为了,小小的垃圾桶见证的是人心的冷暖,也见证的是国家的未来。希望有一天外国人到中国来,惊叹,中国街道没垃圾桶,中国街道干净得可以随意席地而坐,每个国民素质高得都把随身产的垃圾自己装包带回去分类处理。有如,当今的日本。


访问密码